遊遊隨筆:從歧視中覺醒? Woke文化@電玩界

近年世界各地掀起Woke文化,Woke是Wake(起來)的過去分詞,有著「醒悟過來」的意味,最近多用在「對各種社會問題的覺醒」方面,經常被用在種族、性別及性取向,以及階級歧視,意思是「需要警剔以往被視為理所當然的歧視」。早年流行的#me too風潮,正是Woke文化的最佳例子。

本來消除歧視是文明進步的表現,但對包括遊戲在內的各方創作上則無疑加上不少制肘,以往屬於底線內的內容,現在都成為禁忌。到底Stay Woke會令遊戲內容更為正面健康,還是會為遊戲創作套上道德拘束服?

歧視的自覺

「歧視」在文明社會中被視為不容忍受的存在,人們及社會普遍都想盡量消除之,但要完全取締可說是不可能的任務,因為歧視元素許多時在人們成長的過程中已深深植根於言行中,形成無意式的行為及思想。不少時候,這些歧視會透過創作人反映在包括電玩在內的娛樂創作上,令作品或多或少滲入歧視成份。

當然,越早發行的遊戲就越容易找到這些問題,比成說在日本的Kuso Game經典《阿武的挑戰狀(たけしの挑戰狀》中,曾稱呼在南國生活的小島居民為「土人(どじん)」,感覺就像是未開發的野人般,後來在VC版移植裡則將土人一詞以「當地人(げんち)」來取代,減去了不少對南方生產的外國人之歧視感。這類「改正昔日普遍存在的歧視及不公平」,正是今天Woke文代的精髓。

「土人」的稱呼似乎有欠尊重,移植版上都修正回「當地人」

除了《阿武的挑戰狀》外,其實還有不少遊戲犯上這類非故意的錯誤。例如《FF》系列裡有一種不良狀態「暗闍」(命中率下降),然而唯獨《II》時並非稱暗闍而是「盲目」。在日本,聾、跛、盲等身體殘障用語為歧視,在公開場合上通常都會避免不用。後來或許遊戲商自身的Woke關係,系列不但再沒用盲目這用語,其後的《FF2》移植或重製版中已重用回暗闍二字。

整個《FF》系列中,只有第二集初版才稱呼暗闇狀態為「盲目」

《阿武的挑戰狀》、《FFII》等都是只需要在字眼上改動一下便可,但不是所有遊戲內的歧視成份都如此容易除去。1996年光榮於電腦平台上推出著名系列《大航海時代》第三集,故事以1480年大航海時代初期為背景,作中出現大量真實存在的歷史名人,舞台設定亦是最貼近史實的一集,但想不到有一個為現代人禁忌的元素也包括在內,那就是奴隸交易。

雖說在史實中奴隸交易是大航海時代不可缺少的一環,但因為在現今社會中是一件非常有違道德的事,所以面向大眾的遊戲大都不會起用此元素,又或者需以批判的角度去描寫奴隸制度的不公。然而在《大航海時代III》中奴隸不是角色或者族群,而是「交易品」,就像其他香料或者高級品一樣,都是一些可隨意交易的「數字」,遊戲亦沒有對進行奴隸交易的行為有任何懲罰及責備……總之奴隸在玩者的角度來看完全不是一個「人」。

奴隸不是「人」而是「交易品」……

無疑奴隸交易令不少玩者抱有違和感,後來於之後的版本及強化碟中都將奴隸元素除去,但即使如此亦阻礙了此作在其他平台上發展的機會。基本上除了電腦版外便再沒有往其他平台上移植,於同系列而言移植、改版非常少。說起來,別說是往後的集數,就算是之前2集都沒有奴隸交易……既然如此,為甚麼又要加入這些不討好的點子呢?

Stay Woke的灰色地帶

殘障、奴隸之類的不當問題當然顯然易見,被取締不無道理,可是Woke風潮影響的不單是如此明顯的歧視,而是界線模糊、頗具爭議性的題材,其中一個常見的爭拗點正是在女性歧視問題上。從18世紀女權運動開始發展,至今男女平等仍是文明社會所一直追求,但有趣的是對於電玩中女性被歧視這方面上,則是近幾年Woke熱潮中被「喚醒」的問題。

電玩界的女權主義人士很常提出一個例子,就是為何《瑪利歐》系列中一直都是由瑪利歐去拯救被壞人捉走的桃公主,又或者是《薩爾達傳說》中林克去救薩爾達公主?在「英雄救美」模式的故事中,男性總是被描寫成強壯、能拯救其他人的一方,女性則是等待男性拯救的軟弱者,可說是最典型、最傳統的男女差別創作。不過當套用到遊戲上的話,更會衍生出另一個問題點,就是當玩者破關後女主角成功被救投入男主角的懷抱,彷彿女性是男性的獎勵品。

為甚麼女性總是等待男性被救的一群?

不只是男女角色的定位,在不少遊戲中女角的衣著相對於男性來說較暴露,鏡頭取角亦不時集中於胸部或臀部,容易令人想入非非。於女權支持者眼中,這種性感都是將女性視為性商品、不尊重女性的表現。更重要的是,剛才亦有說到因為玩者透過操作主角投入於遊戲世界內,比起一般單向性的娛樂媒體,互動性強的電玩遊戲更容易令這種對女性的不公概念帶往玩者印象中。

許多遊戲業內人士及玩者不同意上述觀點,因為打從電玩行業冒起,長久以來電玩都是以男性市場作主導。7、80年代會開動電玩的,十居其九都是男生,女性玩者比例非常少,即使到了90年代中起女性玩者數目越來越多,也開始有如《安琪莉可》之類專門針對女性玩層的作品出現,相對而言女性玩者仍是佔少數。甚至來到今時今日,大家都認為不論男女老幼都有可能是個標準機迷的年代,會埋怨男朋友只顧打機的女性,總是會比會埋怨女朋友只顧打機的男性多,在普遍人心目中,男性玩者仍是比女性為多。

雖然女性玩者佔電玩市場比例越來越重,主打女性向遊戲數目眾多,但社會上仍有許多人認為電玩是男性的玩意

正因為男性市場長久以來主導電玩界,遊戲作品以男性角度出發並不難理解——要一個性感美人還是一個中年大媽當主角,相信就算是女性玩者也有不少人會選前者吧?特別是經常被人戲稱HENTAI大國的日本,誤入溫泉、露小褲褲之類的鹽花場面在ACG中十常八九,大家看多了,自然會覺得理所當然,也不覺得是甚麼歧視女性之類。

另一個對日系遊戲商來說很容易遇到的Woke問題,便是在人種處理上。不知各位還記得《Biohazard 5》中,我方的主要敵人並非喪屍,而是被寄生體寄生的人類嗎?本來這個設定在《4》中亦有被探用,然而《5》的主要寄生體宿主卻是非洲黑人,主角們則是清一色白人。如此一來,不難構成「正義的白人對抗失控的黑人」等看起來有點歧視的映像。

《Bio5》的人種歧視疑問正好反映出遊戲商對Woke文代的難為之處

雖然相信開發組從來沒有貶低非裔黑人之意,但日系遊戲的開發組大都出身於日本人佔上絕大多數的日本,很難想像美國等多種族及移民國家對種族及膚色問題有多敏感。遊戲從發表以來,在網絡上一直受到不少支持消除種族歧視人士指摘,但另一方面,又有包括非裔黑人在內、幾乎相等數量的聲音反駁,稱系列的敵人向來有各種種族人士;又或者《4》的敵人(寄生體宿主)主要是白人,為何那時又沒有人站出來為白人維權?
不管閣下支持哪個說法,無可否認的是《Bio5》的種族歧視疑問,正好是Woke文代的縮寫——到底普遍大眾無法接受的道德介線在哪裡?誰都沒有人能清楚回答。遊戲商在此問題上猶如於鋼線上行走,要處理一點都不容易。

對策?預防問題發生?

Woke文化想糾正理所當然的歧視想法,而且不只有性別差異及國藉種族,像性取向或不同病患等均是Stay Woke的對象,Woke深得較年輕的群眾支持。現在SNS發展成熟,作品在這方面一旦被視為問題作,很容易成為大眾攻擊、罷買的目標。而電玩主要的目標層是較年輕的一群,另外不論是官方還是玩者評價,SNS都是有力宣傳遊戲的平台,因此不管是否無心之失,她們都會盡力以免自己及旗下作品成為Stay Woke下的眾矢之的。

在此不如一起看看《戰國BASARA 3》時加入的新角色——大谷吉繼。話說史實中吉繼患上不明隱疾(主流說法為麻風病),但善戰之餘亦有情有義,後世人們對他評價不俗。不過來到《BASARA》時,他被設定成患有麻風病的神秘怪人,全身包著繃帶。另外亦因為病患緣故令吉繼內心亦變質,詛咒自己的命運,最後更決意把不幸平等地帶給世界而挑起戰爭……

雖然起用歷史人物當電玩角色的話,古靈精怪的原創設定十常八九,然而吉繼的情況有點不一樣,因為角色設定的切入點為他的病患,有意無意地把他描寫成可怕怪誕,而且更病患更令他失去了道德,與史實中的形象背道而馳。對於部分人來說,這個設定或許較難接受,而日本麻風病學會更對遊戲商Capcom提出意見書(不是投訴),表示希望她「不要將吉繼視為壞人」。

《BASARA 3》的吉繼問題,官方處理得實在算不上高明

後來此事經過傳媒廣泛報導後,Capcom為了形象於是把官網中的吉繼介紹文改為「沒有人知道他的真正目的」。但另一方面,其實當時遊戲已經開發了好一陣子,或許不想在此大幅改變遊戲內容吧?遊戲內吉繼的設定卻跟未修正時的一模一樣,外界覺得所謂的「改動」只是門面工夫。更甚者是向來言論出位、就連《BASARA》迷都對他沒甚麼好感的製作人小林氏在Twitter上大罵傳媒小題大做,分不清現實跟娛樂云云……先別說他的話是否合理,在修正後又死不認錯,絕對讓人覺得遊戲商及開發組在解決問題上誠意不足。

相比起《BASARA》,《FE》系列在這方面或許處理得比較好。2012年《覺醒》可說是令《FE》系列起死回生之作,其中能讓同伴之間培養感情結婚,誕下下一代成為新戰力的結婚系統自由度及對白量充實,是人氣的其中一個元素。不過結婚卻只限於異性之間,同性即使感情再好都無法結婚。

以親子世代合力拯救世界為主題的《FE覺醒》,卻被玩者追求同性婚姻

從遊戲主打親子兩個世代的角度來看,只有異性婚理所當然,但卻被批評有歧視同性性取向人士之嫌。事實上,同廠的另一款遊戲、2009年的《朋友Collection(トモダチコレクション)》也曾因為不能同性結婚而受到批評。後來到了2015年的《FEif》,遊戲於是加入了同性結婚內容,主角能與特定的角色同性結婚。

雖然能進行同性婚的角色男女各只有1人,而且同性結婚後主角與伴侶不會有下一代出現,換言之我軍的戰力會因而減少,但玩者間對此頗為受落,畢竟不過是增加了一些對象選擇而已,最起碼沒有玩者反對加入同性婚。在此之後,同性結局在昨年的《風花雪月》裡亦有實裝,相信今後的《FE》系列的同性相戀元素也會繼續下去吧?

相信同性婚也會繼續在今後的《FE》上出現

所謂「預防勝於治療」,在遊戲開發階段時開發組已經Stay Woke的話,不就能避免不必要的問題了嗎?一直以來,洋製遊戲向來都會不成文的配有「黑人歧視對策」,就是在遊戲中加入黑人角色,如今遊戲界的Stay Woke似乎又再踏出新一步。2020年夏預定發售的Xbox One冒險遊戲《Tell Me Why》中的主角是雙胞胎兄妹,但其實兄長是跨性別人士。開發組為了令主角作為跨性別人士的一面更立體化,更與性小眾維權組織合作設計角色,可說是LGBT的無範遊戲。

雖然遊戲仍未發售,不太清楚主角的特殊性與故事內容是否有重大關聯,可是遊戲商如此高調以此作宣傳,感覺有幾分乘著Woke風潮而設的點子。不過更令人擔憂的是,在Stay Woke之下此作或許會配備了道德的光環,不論遊戲本身是否有趣,批評此作的言論有可能會被曲解成批評LGBT……

身為一名普通機迷,只不過是想玩有趣的遊戲,每每要細心留意細節時刻Stay Woke的話,多少也會讓人覺得疲倦呢……

主角是跨性別人士這個設定,到底是故事上有所必要?還是只是看準時下流行Stay Woke的結果?那可要等遊戲推出後才知道

 

Tags

相關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ack to top button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