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MEN RIDER Zi-O》 漸入佳境還是回天乏術?

 

《KAMEN RIDER Zi-O》

平成最後的KAMEN RIDER

《KAMEN RIDER Zi-O》在2018年9月2日開始播出,隨著日本的年號將會在明年替換,《Zi-O》成為了平成最後一部作品。故事設定包含了過去所有平成系列的作品,亦有邀請部分舊作品的演員客串演出,開播前重新為《KAMEN RIDER》引爆了話題性,但播出後卻因為劇本和設定不知所云,時間BUG太多,加上製作人白倉伸一郎失言在twitter上被FANS連番質問的事件。在播出數集(本文章進度為第8話)後,評價是否絕地翻身?

 

未來的魔王

故事發生在2068年,未來出現了一個毀滅時間的魔王「Zi-O」,少女月讀為了改變歷史回到2018年,尋找當時仍然未成為「Zi-O」的常磐莊吾,令對方踏上不會成為魔王的道路。同時間月讀的同伴明光院月津,以及「Zi-O」的協力者沃茲,都分別為了消滅和幫助常磐莊吾而來到2018年。

另一方面,同樣來自未來的「時劫者」為了擁立新的王,回到過去改變KAMEN RIDER的歷史,以製作ANOTHER RIDER的方式取代本來的KAMEN RIDER。夢想成為王的常磐莊吾,當時仍然懷抱著正義感,在未來人的協助下,打敗「時劫者」創造的ANOTHER RIDER為未來撥亂反正。



 

首播滑鐵盧

作為平成最後一部,加上原作演員客片作招徠,並宣佈前期由本來的導演負責該集數等消息,令《Zi-O》在近代RIDER中有前所未有的期待度。不過,首兩集的成品和風評卻非常差,與2009年同樣是結合平成首十部作品的《DECADE》相比,氣勢和演出更是遙不可及。



人家DECADE一開始就直接對上全部RIDER,Zi-O則是一群革命軍。

 



《Zi-O》開場大量無意義而且簡陋的CG演出展現出東映技術力不足,過度搖晃的運鏡造成了視覺上不適,連續的時間跳躍和前後矛盾令劇情異常混亂,採用前作世界觀和角色卻對本來的設定不聞不問,最後抹殺了本來RIDER的歷史產生更多時間BUG,促使製作人白倉在twitter上解話(下述)。


 

白倉伸一郎失言 改變歷史的矛盾

本作設定把所有平成系列的世界觀統一,「時劫者」回到過去製作ANOTHER RIDER,就會取代那個時代本來的KAMEN RIDER,改變歷史後本來的KAMEN RIDER就會失去記憶和變身能力。不同於《DECADE》採用新創造的同名RIDER世界為核心,《Zi-O》直接採用了原作世界觀和時間歷史的做法,但世界觀並沒有因為時代改變和修正而出現變化。

第一集前往《BUILD》時間點時就提出了「SKY WALL」的設定BUG,後續其他時間點更多情況是時間序根本對不上。結果在第二話播出後,製作人就在twitter上為設定解套和備受質問,更直接把《BUILD》的結局給無視推翻了。

 

twitter原文翻譯:

Q:打倒了ANOTHER RIDER後,為什麼《BUILD》的歷史會消失,與《BUILD》結局的新世界有關係嗎

白:並沒有。《BUILD》的新世界在2018年8月開始,但《Zi-O》在更早之前已經改變了歷史。

Q:那為何2017年時間點的《BUILD》世界會有「SKY WALL」?時光機器可以移動到平行世界嗎?

白:《Zi-O》中的平成RIDER採用與原作相同的設定(在「時劫者」介入前),BUILD存在的2017年當然有「SKY WALL」。

Q:《BUILD》和《Zi-O》是不同的字宙嗎?

白:也可以這麼說,《Zi-O》過去的RIDER所在的宇宙(在「時劫者」介入前),與《BUILD》(新世界)是不同的。

即使白倉如此解釋,但時間點接不上和邏輯上的BUG仍然沒有解決,單純的自說自話。不幸的是以搞笑後幕方式播出的第2.5話,卻如同嘲諷一樣出現了「計較這些大人的理由會被馬踢」的笑話,更是直接把不滿推向高鋒,twitter就有父母留言表示孩子看到BUILD消失就哭了的事件。結果第二集播出的四日後(9月14日),白倉伸一郎是直接把《Zi-O》修正後的世界線當成「新的平行世界」,壓根就是不想再碰這個問題,當時甚至開始有勸說白倉快去退休的留言。

其實白倉伸一郎不是第一次引起問題,由最初強行讓《AGITO》繼承《KUUGA》的世界觀,卻被高寺成紀(現:高寺重德)反對設定而斷頭(重製的《KUUGA》漫畫版就把這個設定死灰復燃了)。《DECADE》時期又強行把結局放到劇場版,結果被BPO(放送倫理‧番組向上機構)「強烈關注」,直接造成了《DECADE》斷尾,事實上在《DECADE》後白倉作為「東映東京撮影所副所長」沒有再參與電視作品製作,取而代之就是負責後來一系列的RIDER大亂鬥電影,《Zi-O》算是相隔多年後再度出山。

 

戰犯下山健人 一而再、再而三

《KAMEN RIDER Zi-O》劇本主筆是下山健人,曾經負責過特攝《手裡劍戰隊忍忍者》和《電腦奇俠REBOOT》,動畫主筆《窮神》、《SERVANT×SERVICE》、《我被抓到貴族女校當「庶民樣本」》、《對魔導學園35試驗小隊》、《政宗君的復仇》、《武裝少女Machiavellianism》。

根據「NICONICO大百科」的記載,下山健人被稱為動畫《人造昆蟲Kabuto Borg V×V》的五大戰犯之一,作品全52話都被嘲諷為「每集都像趕結局一樣(原文為:每回最終回)」。主要是該作品對內容毫無說明,各種突然其來的角色現身和死亡,無視故事發展邏輯展開等大量問題,連那個「世界末日都可能會繼續播動畫」的「東京電視台」都拒絕播出(北韓發射導彈掠過日本期間,這間電視台還在播《動物朋友》)。

後來下山健人在小林靖子的介紹下,開始參與東映特攝的劇本製作,2015年首度擔任《手裡劍戰隊忍忍者》劇本主筆。《手裡劍戰隊》卻是近代評價最慘烈的一部,設定只存在於設定,很多都不會引用到故事中直接無視,各種公式化拖劇和角色主次戲份分配不均,劇本邏輯矛盾和結局推翻整部作品核心情節。結果收視低迷,即使讓過去名作《忍者戰隊》、《忍風戰隊》演員客串幾集都無力回天。

《手裡劍戰隊》的問題幾乎都出現在《Zi-O》上,劇中出現的時間悖論並沒有解決,甚至出現兩個時間點的時間同步流動等邏輯矛盾,BUG累積起來只好解釋成為「新的平行世界」了事。首兩集亦像是「每回最終回」般趕火車,把極龐大資訊量的內容放在短短兩集故事當中,但對於新角色和背景設定的描寫尚未足夠底下,混合《BUILD》世界和大量時間轉梭造成嚴重的混亂。

另一方面,《Zi-O》同樣套用了平成各部作的演員和世界觀,但這些回歸的前輩幾乎都只是「高級路人」,換成任何一個路人化替演出都沒有影響。世界觀則因為歷史改寫幾乎都被無視,甚至連系列作的代表敵人和怪人都全部抹去,但偏偏保留了原作的專有名詞和地點而沒有任何解釋,就像前設了觀眾都看過平時所有作品,沒看過原作的觀眾會一頭霧水,看過原作的觀眾懊惱這些元素和《Zi-O》劇情推進毫無關聯,單純是消費舊有觀眾對前輩們的熱情。





現在的前輩們最少都要放張圖。

 

製作組背後的心思

其實《Zi-O》是否如此一文不值?倒也不是,目前每個舊有RIDER的章節,都重新採用了當時的核心導演負責,《BUILD》的田崎龍太、《EX-AID》的中澤祥次郎、《Fourze》的坂本浩一、《Wizard》的諸田敏、《OOO》的柴崎貴行,令舊有觀眾可以重拾當年的感覺。劇組亦盡力找回本來的主要演員參與演出,《Fourze》篇的「KAMEN RIDER部」學生就是劇場版《MOVIE大戰ULTIMATUM》「少年同盟(怪人同盟)」的演員。

歷史部分則混入高清化的原作片段和舊台詞錄音,第6話出現的回憶情節就是當年《KAMEN RIDER 555》第2話片段,連接兩個回歸的主角半田健人(飾演乾巧)和村上幸平(飾演草加雅人)的部分。至於沒法回歸演出的部分,則以背影或者側影的方式替代演出,積極讓舊有觀眾代入原本世界。主題曲結尾一閃而過的「KAMEN RIDER」標題,全部都是歷代RIDER的標題,時間由暫停到再次流動的演出,都可以看出製作組的用心。



曾經流傳過一個說法,「KAMEN RIDER」和「超級戰隊」的劇本家都已經開始出現年齡和體力問題,所以「平成後十年」開始讓新血加入參與編劇。「超級戰隊」以前輩劇本家協助新人執筆,「RIDER」方式則積極尋找比較有實力的劇本家加盟,《W》找來了《冒險王比特》的三條陸、《FOURZE》是《天元突破》的中島一基、《鎧武》是《魔法少女小圓》的虛淵玄、《GHOST》是《警部補矢部謙三》的福田卓郎、《EX-AID》是《城市獵人(2015)》的高橋悠也、《BUILD》是《羅馬浴場》的武藤將吾。

這樣下來,十年過去了,也該讓新人上馬。結果作為「平成最後一部作品」的《Zi-O》就交到下山健人手上。其實下山健人執筆的改編劇本,像是是《窮神》和《武裝少女》,雖然評價不算出眾但最少沒有《手裡劍戰隊》和《Zi-O》如此不堪。一方面是下山健人可能是受制於製作人白倉伸一郎(對編劇來說製作人就像是高層,上面壓下來編劇沒點份量可能就擋不住了),一方面可能証明了下山健人並不適合,或者還沒有能力去執筆原創劇本,典型的改編型劇本家,原作有趣才有表現的平凡人。

順帶一提,《Zi-O》第9話開始劇本已經換人了,直到第12話都由《宇宙戰隊九連者》的毛利亘宏執筆。

 

 

Tags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