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ISON DREAM STAGE 2018》香港年度ACG歌祭訪談(上)

 

《ANISON DREAM STAGE 2018》香港年度ACG歌祭訪談(上)

由ED PRODUCTION主辦在的年度ACG歌曲祭典《ANISON DREAM STAGE 2018》已經完滿落幕,演唱會分別在7月28日及29日舉辦,首日邀請了MYTH & ROID、亜咲花、櫻川めぐ、Faylan、ChouCho演出,次日則邀請了ZAQ、下地紫野、鈴木みのり、福山芳樹獻唱。在演唱會開始前,官方分別為各位嘉賓開設了一個訪談會,分享這次旅程的感受。

下半演唱會訪談:
《ANISON DREAM STAGE 2018》香港年度ACG歌祭訪談(下)

<First Day>

MYTH & ROID

(出席成員:Tom Oshima、KIHOW)
(代表作:《OVERLORD》、《幼女戰記》、《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雖然這次是MYTH & ROID首次來香港演出,但其實創立人Tom Oshima在香港也有業務,除了演出之外亦有在香港舉辦聚餐,意外地在他眼中香港和日本原來很相似。MYTH & ROID選擇了不同於一般J-POP的路線,這是製作人故意以國外風格為主的結果,他們笑言如果有機會合作的話,希望有天可以負責電影版的《攻殼機動隊》。

MYTH & ROID的歌曲並不是來自偶然得來的靈感,而是具有「目標」地去創作,團隊的名字就分別代表著過去的「Myth」(神話)和未來的「Android」,意指開創出新世界。動畫《Overlord》新一季繼續由MYTH & ROID主唱歌曲,這首歌曲「VORACITY」表現出主角的殘虐感以及猶如「暴食者」的殺人風味。

Q.作為一個組合,兩位成員之間是怎樣相處?

A.就普通的對話,還有用LINE之類的方式。
(這裡分享一件趣事,由於Tom Oshima在這裡很認真的回答了這個古怪的問題,意外地連工作人員和翻譯都大爆笑。)

Q.覺得什麼才是「ROCK」(搖滾)呢?現在有走在目標的路上嗎?

A.「ROCK」……人類最基本、坦誠的表現感情方式,目前我已經能夠做到自己想要的音樂,走在自己的路上。
(這部分由製作人Tom Oshima作答。)

Q.歌曲很多都會藏有一個故事,會不會聯想到那部作品之上?

A.如果是作品相關歌曲的話,就一定會先參看作品的劇情才創作。

Q.樂團是故意走不同於J-POP的特別風格,筆者從中感覺到一種黑暗瘋狂的味道,這是為了故事而演出?

A.不是基於作品的風格,而是為了這種風格而創立樂團。

Q.眾多作品之中,會否有一首是印象最深刻?

A.(KIHOW)我是在2017年才加入這個樂團,對我來說《Overlord》是我第一首擔任的歌曲,第一次的體驗,但每一首歌都是很有意義而且深刻。(Tom Oshima)對我說來是最新的那首歌曲吧,因為創作過很多歌曲,最新那首曲會是最有印象。


亜咲花

(代表作:《Occultic;Nine》、《搖曳露營△》、《ISLAND》)

這次是亜咲花第一次在香港舉辦的演唱會,本來就已經從其他來過演出的前輩、twitter等知道香港的FANS熱情,但首次來港最先感受的仍然是各種美食,特別是旅客必食的小籠包。亜咲花自2016年10月出道至今仍然不到兩年,但可以感受到在心理上變得更強。

當年藉由試鏡會作為契機出道後,隨著首張單曲發售更看到自己的成長,並且開始在化妝和衣服上呈現出來,而藝名「亜咲花」就代表著「在亞洲盛開的花」。在今年8月推出的新曲,電視動畫《ISLAND》片尾曲「Eternal Star」,就為FANS帶來了一首具有夏天感覺、輕快的新曲。順帶一提,問及亜咲花希望在演唱會演唱的歌曲,則是《MACROSS DELTA》和《MACROSS FRONTIER》。

 

Q.過去從來沒來過香港,本來對於香港的印象是怎樣?

A.畢竟演唱會還沒有開始(訪談設在演唱會開始前),只是從twitter知道香港對ANIME的反應好熱烈。

Q.出道前是一個Cosplayer,有沒有考慮過在演出時以Cosplay的方式上台?

A.其實一直都有這個想法,但一直沒機會可以為擔當主要作品歌曲的角色Cosplay。

Q.目前有憧憬的前輩,現在有稍微接近了他們了嗎?

A.比起前出道有感覺自己稍微接近了一點,雖然一直很喜歡May’n,但出道後卻一直沒有機會見面。

Q.近期分為主唱《搖曳露營△》和《ISLAND》的歌曲,認為歌曲當中有沒有表現到作品的內容?

A.不單是這兩首歌,一直以來主唱的作品,都盡力將作品的元素在歌曲內表現出來。

Q.《搖曳露營△》播放時掀起了露營的熱潮,請問你有沒有去露營的經驗?

A.正式露營的話沒有,戶外飯盒野炊倒有試過,即使唱完這部作品後都沒有機會去一次露營,將來有機會的話都想試試紮營挑戰一下。


櫻川めぐ


(代表作:《BanG Dream!》、《蒼藍雷霆 鋼佛特》、《任性High-Spec》)

與大部分來香港的外地人不同,櫻川めぐ最初覺得香港和日本不同的地方,竟然是日本神社和香港寺廟的差異。櫻川めぐ是個相同活潑、活躍的人,在訪問期間都處於好動亢奮的狀態,熱情而且積極地推廣自己和角色的一切。

作為《BanG Dream!》樂隊Roseia的核心成員之一,同時擔任歌手和聲優是最大的特徵,最初櫻川めぐ成為《BanG Dream!》的成員時,渡過了一段辛苦的時期,但為了演活和代入角色而成為鼓手。除了個人歌曲以外,負責角色歌曲都會帶著與角色一起演出的感覺,不但是推動自己的角色,推動《BanG Dream!》還是推動自己個人。

Q.配音的作品很多都是遊戲,當中有沒有特別喜歡的?

A.應該是《蒼藍雷霆 鋼佛特》,這款遊戲在3DS還是nintendo switch上都有推出,我當時擔任了女主角シアン和モルフォ兩個角色,作為歌聲妖精有著非常多的角色歌。那是故事和歌曲都非常豐富的作品,在遊戲收集PT就會播放角色歌的遊戲,希望各位會喜歡這款遊戲。
(《蒼藍雷霆 鋼佛特》是當年《ROCKMAN ZERO》班底製作的另一款遊戲,繼承了《ROCKMAN ZERO》系列的元素,遊戲以全語音方式製作,並在遊戲過程中達成條件會播放角色歌。)

Q.《BanG Dream!》的舞台活動會不會影響工作?

A.在同一個團隊的意義上,與大家一起來做的工作,所謂的「BANG」果然要著於體隊合作精神(TEAM WORK)呢,我能夠感受到當中美妙之處。

Q.舞台經驗有沒有幫助到作品的演出?

A.其實不論是樂隊的演出還是舞台的演出都很令人緊張,但大家在一起唱歌TEAM WORK,學會了不是只有自己在唱歌,那是大家一起的舞台,與觀眾和製作人一起的舞台。

Q.LIVE有沒有特別在意或者執著的事呢?

A.想要跨越不同國家語言的阻礙,讓音樂的力量、動畫的力量,把大家的心聚集在一起去唱歌。


Faylan

(代表作:《灰色的果實》、《未來日記》、《東京ESP》)

Faylan(舊名:飛蘭)並不是第一次來香港演出,除了期待晚上的演唱會外,最大的感受就是香港有著「不同於日本的炎熱」,以及沿海導致的高濕度,但一方面又會想找個機會來香港渡假。2016年Faylan因病而暫停工作休養,她坦言復出後抱著新人的感覺,並且注意體力和喉嚨的問題。

適逢演唱會期間接近Faylan出道9週年紀念,唱歌是Faylan自小的夢想,通過學習和試鏡等方式,最後遇上她的恩師並以此為契機出道。這段日子最深刻的事,莫過於在野外拍攝CD封面照片時,附近其實潛伏著大量的飛蟲,只要有一點動靜就會空群而出,處於一種害怕但又要努力完成工作的狀態。歌曲方面則是《未來日記》最為深刻,通常只需要三小時的錄製過程,最終因為英文的部分而花了整整兩日。不過,這次她最推薦給新歌迷認識的歌曲,反而是動畫出道曲《CANAAN》的「mind as Judgment」,不認識Faylan的話不妨去收聽一下她的出道曲。

Q.早前因病暫停了工作,現在病況有沒有好轉一點?

A.目前已經完全康復,而且變得比過去更加利害了。

Q.有沒有收看或者玩過自己負責的作品?

A.當然,每次我擔任的作品都會看過或者玩過。

Q.主唱動畫歌和遊戲歌時,會不會有各自的考慮因素或者差別性?

A.表演上的差別不會太大,只是動畫會比較開朗明快,但遊戲則會偏向Cool系的比較多。

Q.今個月(2018年7月)剛好是出道9週年,未來10週年有沒有什麼目標?

A.目前主要先全力完成手上的工作,在10週年的時候有再擴展不同的工作。


ChouCho

(代表作:《冰菓》、《少女與戰車》、《Fate/kaleid liner 魔法少女☆伊莉雅》)

ChouCho(舊名:ちょうちょ)同樣不是第一次來香港,今次旅程最令她期待的仍然是各種美食。「ChouCho」這個字是在動畫歌曲樂團「Lotus★Lotus」時取的花名,意思是「蝴蝶」,雖然ChouCho並不喜歡昆蟲,但仍然沿著這個名字直到今時今日。

如果要選一首能夠代表自己的歌,ChouCho選擇了由她自己創作的歌曲,特別是新發表的「color of time」。期間談及當年她是從NICONICO上活躍的網上歌手,可以翻唱各種歌曲,而正式出道成為歌手就會擁有自己的歌,坦言這個時代網上歌手和正式歌手已經沒有太大的差異。當然ChouCho也有特別喜歡演出的歌曲,那就是《冰菓》的主題曲「優しさの理由」,不自覺地幾乎每次演唱會都在名單上,各位FANS可以留意一下。

Q.請問藝名由日文改為英文的理由?

A.因為日文那個片假名很像「小朋友」,而且會局限在日本內,為了讓全世界更多人可以認識到,所以把藝名由日文改為英文。(兩者的發言相同。)

Q.目前主唱過很多當紅作品的動畫歌,有沒有哪一首歌是是特別喜歡?

A.很難選出一首呢,每首歌都有各種的魅力和意義,全部都是最棒的歌曲。

Q.會不會與作曲填詞的製作方討論新曲的風格?

A.最近都是自己創作的歌曲,但會與製作人和經理人去討論方向。如果是由別人提供的歌曲,就會用自己的方式去表現出來。

Q.同一部作品如果有多於一首歌,會不會傾向喜歡快歌或者慢歌?

A.雖然兩種我都很喜歡,但有時會受到當時的環境影響,若果是在LIVE HOUSE之類的地方,受到觀眾的影響就會傾向比較激昂的歌曲。

Tags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